祭晨弥池

一无所有的人似乎特别偏爱和自己相处的时光,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才能忘记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

撩or娶?

来自总是被同桌调,戏的脑洞……
 
感谢吃糖√
 
——————————————————————

夜晚的东京,灯红酒绿。

 
嘈杂的人声噪音一样地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蔓延,绕开,飘向静得可怕的天际,在月光里冻成虚伪的繁华。

  
女孩们银铃一般的笑声自这天穹下的某处不时地传来,低低地夹杂着婉转悠长的情歌。

  
门前的大幅公告栏里依着排名依次张贴着各个当红牛郎的照片,大多画着厚厚的浓妆,看起来多了几分脂粉的浓重味道,熏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然而这张表的第一和第二,只是以淡淡的粉掩住了泛黑的眼袋,看起来有些突兀。

  
宗像礼司和伏见猿比古。
  

……

 
送走又一批钱多得没处花跑来给他们增加业绩的女性,伏见咋咋舌,小小地瞟了一眼那位被强制性安排为自己的cp的“对象”、这里的当红牛郎——宗像礼司。
  

宗像礼司这个男人,该怎么说呢,他的身上有着自己学不来的从容与严谨,这样的男人居然会在牛郎店工作着实是有几分别扭。在伏见看来他宗像礼司就该是个公务员,说不定还会弄个什么官来当当。

  
他在一群涂脂抹粉的女人中往返来去却不沾纤尘,他接受每个女人的暗送秋波,却依旧能笑得客客气气地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说他是个gay的话又着实找不到什么证据,不如说这样的反差正是他宗像礼司故意的手段,令女人们对他又爱又恨欲罢不能。

  
……真想不明白,这个男人明明可以靠他自己的能力在这里独占鳌头,为什么会那么淡定地接受了老板让他组cp的要求……关键是为什么还是自己……

  
算了,为了业绩而已,忍忍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关键是这货到底是不是gay啊连壁咚一个男人都来得那么轻车熟路,这还是个正常男人么?!伏见揉揉自己还发着烫的耳朵,那里似乎还残留着来自那男人细密如丝的灼热吐息。

伏见斜眼瞟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满眼待解的迷茫刚好对上宗像像是泡在了红酒里的紫水晶一样的眸子。
  

伏见默默地别过了头。
  

……他妈的这个男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妖孽啊不这么干净……
 

宗像在一片灯红酒绿中微微地笑,眼波滟潋眉眼柔软。他开口,简简单单的,“怎么了吗,伏见君?”
 

……请容他收回刚才的评价……这个男人的声音都散发着淡淡的性感撩人……名副其实的男女通吃,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做牛郎了……
 

伏见把脸庞埋在阴影里,小小地咋舌,转身回店,留给宗像一个干脆的背影。
 

宗像回头,默然地注视着伏见衣服后背上细碎的锁链,在魅人的灯光里跳动着星辰一样的光芒,突然就好想伸手试着将它攥在手里,它会不会连同那件衣服一起掉落呢?

——稍微,有点口干舌燥呢。
 

宗像微微地垂了垂眼睑,收起眼底一时遮挡不住的欲念,循着伏见的脚步慢慢地踱回去。
 

不急,时间还长。

 
宗像在暗暗的灯光里扬起一个志在必得的笑意。

今天的牛郎店一片与平日不同的繁荣景象。没有理由地被一位顾客包下,说是要过最后一个单身夜。


单身夜在牛郎店过?真是奇怪的客人呢。

伏见理了理自己的海蓝的领口,在店里的更衣室里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自己的仪表。

啧,这撮头发什么回事怎么好像没吃饱一样地焉了啊!


伏见绝对不是那种有这足够的耐心去反反复复折腾这种小事的人。

啧啧啧啧啧……反正也无伤大雅,就这样了吧……这样想着,转身就要推门出去。

手腕上传来伏见并不讨厌的温热的触感,耳边响起宗像低低地透着些许魅惑的声音:“头发,我来弄吧。”
 

宗像站在伏见身后,以几乎将伏见整个人揽在怀里的姿势,将伏见拉进自己,手指仔细地捻起那一撮没能固定好的头发。

伏见小心翼翼地接受着身后传递来的温度,虽然暖和得让人莫名觉得舒服,但……

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吗?

 
习惯了这么短的距离,习惯了这个男人的温度。


有点不安。伏见突然有点慌。


心里空落落的,呼吸不自觉地减缓,像是安慰着自己正叫嚣着的心脏。
 

……


就在这种不安将要到达极致时,那个温度,突然就消散在了空气里,找不到了。

“好了。”

 
宗像往后退了退,笑得很是勾人。


……真不愧是头牌牛郎……


伏见有些尴尬地捋捋自己额前并不散乱的碎发,借着手臂挡住了眼睛,轻啧出声,推门,涌进一阵喧嚣。

……自己只要好好地待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就好。

……

如伏见所料,人很多,多到……有些不自然。


他站在宗像身旁,看着宗像近乎完美地应付着周围一群围过来的女性,无聊地挪开了视线,有些心慌意乱地打量着周围。

那个女人……是叫夏凪吧,party的主人。


她坐在party的角落,委婉地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前来搭话的牛郎,亦或是草草地应付着走个形式前去祝贺的男性或女性,缩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灌着酒,眼神空洞得像一具木偶。


是个可怜的女人呢。伏见这样想着,突然就不受控制地迈开了步子。


夏凪好像是感觉到了有人的靠近,有些惊慌地抬头收起眼底的沉淀,想绽开一个别无二致的完美的笑容,却在对上那对蓝色的眸子后开始手足无措。

有人说,同类和同类之间会有着难以言说的默契。

夏凪就那样愣愣地看着伏见,突然就咬紧了下唇,残缺的笑意还停顿在脸上。她优雅地端着盛着殷红液体的高脚杯,漂亮的眼眶里却一颗一颗地滑下莫名其妙的眼泪。

伏见什么也没说,却暗了暗眸色,坐在夏凪身边,任她扑到自己怀里,不出声地沾湿了他的衣服。

殷红的液体在酒色的沙发上狰狞地漫延开来。

伏见没有搂着怀里的女性,只是仰躺在沙发的靠背上,出神地凝望着天花板,喃喃似的开口,声音闷闷的却很好听:
 

“不想和那个人在一起的话,干脆好好地拒绝不就好了。”

 
夏凪有些茫然地望着这个黯蓝色的少年,像一只小麻雀。

 
“这个世界很普通很普通,你不说话,就没有人会明白你的想法。”

 
“如果你不是一味地退让,事情也不会变成你现在所苦恼的这个样子。”

 
“偶尔也得想想自己的人生该怎么过吧,夏凪小姐。”

 
“请不要误会……啧,我对你的钱没什么兴趣。”
 

“我只是觉得,你是个可怜的人,仅此而已。”
  

“你得好好看看,动动自己的脑子,好好地想想你自己的人生到底该是什么模样。”

 
伏见起身,他的身形在一片灯光中显得格外沉寂而纤细。
 

“我这个人,笨嘴拙舌的,不明白到底该怎么说才好。”
 

“我只能说,你画着这么浓的妆,哭花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那么,再见。”

 
伏见刚刚迈开步子,身后便响起了高跟鞋落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很快,像是在奔跑。

  
伏见偏了偏头,注视着夏凪奔跑而去的背影。她的披肩发在夜色中四散飞扬。

   
伏见突然自嘲地笑了笑。
 

那样一个劲地给别人灌心灵鸡汤,说的轻巧地要求别人去怎么做,可自己,却是完完全全地做不到呢。

  
稍微、稍微、稍微地羡慕呢。

 
……

  
“都说,会把肩膀借给别人的人,也会很渴望有那么一个肩膀让自己依靠着呢。”
  

一个熟悉的好听的声音从身后突兀地传来,敏感的耳畔拂过一缕温热。
  

“那么,伏见君也需要吗?这样的一个肩膀……哦呀。”
  

怀里突然多出来的触感令宗像不由得滞了声。他眼帘微垂,唇角悠然地绽开一个温和的笑意,伸手,揽住了不动声色地缩在自己怀里的纤瘦的少年。

 
伏见君,你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

“呀,伏见先生,近来还好吗?”

  
几个月后,很罕见地,伏见被单独指了名,有些茫然地掸了掸衣领推门走进房间。
  

夏凪的声音,包含着满满的元气,突兀地直扑了伏见满怀。
  

看起来很有精神呢,夏凪小姐。

 
“啧,夏凪小姐啊。”
  

原本工作穿着的工工整整死气沉沉的套裙换成了简简单单的休闲服,曾温顺地披在肩上的金色长发被高高地束在了脑后,拘束的高跟鞋被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取而代之,身边放着帆布的背包,雪白的相机堪堪地露了一角。
  

摄影师吗?也不错呢。
  

“看夏凪小姐的气色,像是好了很多呢,恭喜了哟。”伏见轻车熟路地挂着招牌的笑,坐在了夏凪的对面。

  
“是的,婚礼取消了,我直接向家里人坦白了不想和那个老板结婚。虽然……过程有些艰辛,不过我还是胜利了呢。”夏凪挂着明媚的笑意,语调轻扬,“现在是个漫游世界的摄影师哦。”她颇有些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背包,再不复那时低眉顺眼的模样。

  
“下一站是巴黎,一小时后的飞机。”
  

“时间那么紧的话,干嘛还非要来这里呢?夏凪小姐只要好好地拍照,终有那么一天,我会在某本书上看见明媚的夏凪小姐哦。”
 

伏见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此刻可以如此轻松地说出这些客套而轻浮的话来,是因为脱离了宗像礼司给予他的、足以让他安心的范围,便学会了扛起大旗么?那还真是件幸运的事呢。
 

夏凪却突然地沉默了。

  
“因为有些话,想要告诉伏见先生。”

 
“伏见先生可以不要再笑了么?有没有人说过,伏见先生在人前笑起来可是很让人心疼的啊。”
 

伏见有些愣住了,笑容像是僵在了脸上,挂得突然很重很重,有点难受。
 

“伏见先生就像是一直住在树林里的精灵,一直一直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终于被迫走出了森林,勉强自己学乖学会收敛棱角,学会活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戴上闷人的笑面,在这世间圆润地活下去。”
  

“可是,伏见先生,你不适合这副模样啊……所以我们都想着,想要给伏见先生你一个小小的空间……”
 

“我们不是为了你好看的脸,不是为了你的语言,我们只是想让你这样一个孩子一样的少年,在这么游离的世界里,能短暂地休息一下。”
  

“我们,甚至是店里的所有人,都默默地爱着你呢,傻孩子。”

 
“所以,偶尔也请好好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店里,摘下笑面,好好地看看自己身后的人吧。”
  

“我们都在这里,都在你的身后。你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夏凪起身,在伏见的脸上狠狠地、却也很温柔地捏了一把。
  

伏见揉了揉自己的脸刚想说些什么,却看见夏凪已经拿上了包,食指轻轻按在了唇上:“那,我走了哟傻孩子,可得和你身后的人好好的哦。”

 
她拧开门的把手,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房间,金色的马尾扬起了很是帅气的角度。
 

啧……好疼啊……
 

这样想着,他却轻轻地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
 

自己,也被人这么笨拙地教育了呢。
 

门又突然地被打开,还没缓过神来的伏见只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很温暖很温暖的怀抱。
 

“伏见君,怎么了吗?你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呢。莫非是喜欢上夏凪小姐了吗?”
 

……不这股浓浓的醋意是从哪里来的啊……

 
啧,这个,一直在自己身后的大男人呐。
 

伏见勾勾唇,转身,狠狠地回抱住了宗像。

 
“哦呀。”

  
伏见闷在宗像的心口,哑哑地出了声:“呐,夏凪小姐说,让我回头看看身后的人。”
 

宗像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家伙,难不成现在才意识到的么?
 

那么你到底是把自己锁了多久呢?

 
有那么一个短暂的寂静后,宗像有些突兀地出声:“伏见君一直都是很隐忍的孩子呢,一直什么都不肯说。偶尔也看看你身后的我们呐,别人也许说不定,但是我作为你的搭档,可是一直都在这里的啊。”宗像有些好气地在伏见的脑门上轻轻一弹,弄得伏见有些吃痛地捂住了脑袋,有些孩子气地缩回了他的怀里。
  

“……宗像先生……”

  
“嗯?”
   

“……不娶何撩呢?”

 
这回轮到宗像有些愣了。
 

虽然知道自己先前的话说的有点太明白了,可是谁知道这孩子居然打了这么一个超直球呢……

 
他珍重地抚上伏见的脸庞,郑重地吻了下去。
 

“……不撩何娶啊,我的伏见君。”

 
接吻的间隙,宗像这样说。

 
  
 
                                                                                   END

评论(10)

热度(46)